媒体视点

救援医学研究所应急救援力助力提升战斗力

2014-10-13 来源:新闻宣传中心 浏览数: 字体:

 



        10月的云南普洱地震牵动着全国人民的心,而武警后勤学院附属医院还有另一番牵挂——在震区废墟瓦砾间夜以继日抢救生命的队伍,许多是由他们培训的救援专业骨干。

         作为我国首个救援医学研究所及救援临床中心,对他们最重要的考核就在抢险救灾的现场,而在近年来参加的30余次救援战斗中,他们都交出了合格的答卷。

  既穿白大褂又穿迷彩服

  水涨船高——一句通俗的老话充满了辩证法。

  部队建设以战斗力为标准,能上战场能打胜仗理所当然地成为部队医院建设标准的“升级版”。

  军人,面临各种战场,自然灾害是非战争军事行动中的特殊战场,对于承担灾害救援任务的武警部队来说,救援力就是战斗力。于是,他们把目光瞄准了属于自己的战场——灾害医学救援,从2011年开始,着手建立起全国唯一一个专门从事灾害医学救援的研究所及救援临床中心。

  然而,这一选择却意味着大量的人才、设备及经费的投入,这对于一个日门诊量近6000人次的三甲医院来说绝非小事,反对之声不在少数。

  ——每年要投入数千万元经费搞救援科研,可门诊大楼需改建,医疗设备要购置……到处都要花钱呀;

  ——各科室必须抽组人员参加救援编组,在白天连轴转、晚上三班倒的医院,再穿上迷彩服搞训练,谁扛得住。

  身为军医,既穿白大褂也要穿迷彩服。在院周会上,该院院长侯世科回顾着印尼海啸、巴基斯坦地震、四川汶川地震等国内外重大救援任务,指着一张张现场救援的照片,讲述在灾害现场医护人员因缺少专业训练和设备、无力救死扶伤的伤痛。医生的职责是挽救生命,而灾害救援最重要的就是抢救人的生命。

  这场看不见战争的战前动员,把全院医护人员的心聚焦到了灾害救援上。
  白发苍苍的王正国院士主动请缨担任了救援医学研究所学术委员会主任,院长侯世科教授作为学术带头人,带领24名教授、15个博士团队开始探索这一未知的医学领域……

  要有精神更要靠科学
  抢险救灾、战地救援首先要有一不怕死、二不怕苦的精神。但是,在情况复杂的灾害现场,仅靠医务工作者的一个“红十字”医药箱是难以抢救更多生命的。

  救援医学不是传统意义上某一个学科的延伸,而是以灾害学、临床医学、预防医学、护理学、心理学为基础,融合管理学、信息学、装备学、工程学等多门学科的新兴学科。抢险救灾战斗和其他战斗一样,离不开现代化。在救灾现场我们都说人命关天,而科学技术是挽救更多生命的基础。

  几年间,他们对地震伤、火灾伤、淹溺伤、挤压伤、高原病等各种灾害领域的创伤及救治进行了系统研究,并承担国家、全军相关课题73项,发表学术论文200余篇,申请国家发明专利53项,获国家科技进步奖2项……为科学实施灾害救援打下坚实的基础。

  紧急救援必须规范化,依据这一理念,他们提出“小型装备轻便化、常规装备模块化、大型装备机动化”的建设标准,建成了包括箱组化装备、帐篷医院、车载医院、特种装备、方舱医院等7大类的装备体系。这些装备可以进行远程拉动,可以随着任务需求随时转变,相当于在严酷的灾害现场展开一个二级甲等医院,通过规范化的救治有效提高危重伤员生存率、减少伤残率。

  灾害一线的救治并不仅仅是包扎止血,于是,一批“高精尖”的专用设备在这里研制出来。如挤压综合征是地震灾害的“头号杀手”,其抢救过程需要在现场完成快速检测和透析。他们自主创新研制出现场便携式血液透析机,可由单人背负,在废墟瓦砾间就可以展开透析。仅在芦山地震中,这项研究成果就挽救了20余人的生命……

  应急救援不能仓促上阵

  今年上半年,30余个国家和地区的医学专家纷纷来到救援医学研究所观摩学习,并在这里召开了“国际救援研讨会”。是什么吸引了中外专家的目光?是什么让他们驻足称赞?答案很简单——救援医学已经逐步形成系统理论。

  灾害的降临总是猝不及防,但是,救援却应当是有备无患,应急救援不能仓促上阵。为此,救援医学研究所对自己的研究和任务进行了主动拓展。

  他们制订出符合我国国情的灾害应急救援标准,为国家相关部门提供了部署救援力量的科学依据;

  他们针对自然灾害、事故灾难、公共卫生、社会安全四大类突发事件,制订完善了15类、40余项救援方案;

  他们建成国内最大的救援医学培训基地,模拟的地震灾害、化工爆炸等现场,让人如临其境;

  他们编写出版了31套救援医学教材,制订出适用于军队和地方、国家级和省市级、专业化和普及化的培训计划方案。按照科学化、规范化、标准化要求,承担着几十支国内紧急医学救援队和武警部队医疗救援队的教学和培训任务,为国家培养出一批救援专业骨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