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理文化

靳楠:护理人永远是年轻

2018-03-28 来源:新生儿科 浏览数: 字体:

 


2014年5月我来到后勤学院附属医院工作,时间飞逝,转眼已有3年。作为儿科中心新生儿科的护理负责人,我在平凡的工作中感受着人生百味。

我和许多在护理岗位上辛勤工作的姐妹们一样,默默奉献着,没有惊天动地的壮举,没有可歌可泣的故事,我的经历也许只是她们中许多人的一个缩影,但我相信我的心声一定会是她们中许多人的共同心声,那就是对这份职业的执着与热爱!

2009年至2014年,我在河北某医院担任新生儿科副护士长和急诊科护士长。2014年到附属医院工作后,我告诉自己:以前的荣誉只能属于过去,在这里,一切要从头开始,继续努力!



我的爱人是军人,因为工作原因,从结婚到现在两地分居8年,在一起的时间也不过一年。2014年到新单位后,他又被调去青海维稳一年。面对陌生的环境,陌生的同事,我最初感觉很无助,很想以前的同事。幸运的是这里的各级领导和筹建儿科中心的老师们都特别关心我。在她们的帮助下,我很快适应了新环境。科室从筹建到正式运行,再到逐渐走上正轨,一步步走来,都令我难忘。

“要么不做,要做就做到最好!”这是我工作的原则。刚开科时,11名护士中只有我从事过儿科临床工作。头一个月,我几乎每天吃住在医院,手把手教护士们如何给幼儿扎针、抽血,如何观察各种儿童疾病,并制定了儿科专科的操作流程和护理常规,亲自带教示范每项操作,还按计划选送年轻护士去外院进修。经过一年多的培训,护士们的专科技能大大提升。

2016年5月,医院要选派3人参加天津市卫生行业第四届护士护理技术基本功竞赛。经过院内初赛和复赛,我荣幸地获得了这次参赛机会。封闭训练期间,护理部投入了大量的人力和物力来保障我们,我告诉自己,一定要克服各种困难,不辜负医院对我的信任。

爱人每个月只能回家两次,孩子刚上小学一年级。封闭训练时,正赶上孩子准备期末考试,只能将她交给年迈的婆婆,就连孩子高烧39度,我也没有请假,让婆婆大晚上带着孩子看急诊。有时因为照顾不到孩子,我也偷偷哭过,但哭过之后,我默默地对自己说:“靳楠,加油,你是最棒的!”因为我知道,少练1小时,就意味着少练5遍输液,或是少练10遍心肺复苏,这就可能拉大与其他年轻选手的差距。在年龄、体力、精力都不占优势的情况下,我能做的只有更加刻苦、再刻苦。经过大家的共同努力,我们最终获得了三等奖。

我想,当我们老去时,回味自己最美的年华,能骄傲地告诉世人:“在我热爱的岗位上,我曾为之努力奉献过!”那么我的青春就没什么可后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