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理文化

不戴燕尾帽的“男”丁格尔

2018-03-28 来源:未知 浏览数: 字体:

 

黑黑的脸庞,憨憨的笑容……燕朋波,一位来自西北的汉子,初次见到本人,很难把他与护理职业联系在一起。但就是这样一位憨厚的小伙子,确是中心ICU病房的一名男护士。科室的同事都亲切地称呼他“大燕”。平凡岗位当标兵

平凡岗位当标兵
大燕是位老护士,在附属医院已有10个年头了,因为是男护士,科主任、护士长就把科室各种医疗设备的管理、保养和维修的工作让他负责,但他不满足于此,在接触血液净化这项技术后,他仅用9天时间,就熟练掌握了血液净化的管路连接、预冲、故障排除等基本知识。

 

那时大燕刚上班一年多,对血液净化技术都很陌生,科室派他外出学习,回来后再科室手把手的教大家开展这项技术,有一个多月的时间都没回家,白天晚上都住在科里,一点点给同事讲解管路怎么连接、出现报警怎么处理等疑难问题。遇到自己弄不清楚的,就和同事一起摸索探讨,直到把难题攻破。


大燕的爱人以前也在中心ICU,因为刚入科室,在呼吸机的使用上不是太熟悉,就连最简单的开关机按钮也要找上好半天。看到这一幕,心直口快的大燕就毫不留情批评她,几句话下来,把满腹委屈的小护士给说哭了。



在此后的实战中,他几乎“长”在了血滤机旁,每天动手操作、细心观察、仔细研究、大胆尝试和探索,终于实现了连续性血浆滤过吸附治疗新功能的研究,该技术在武警部队及天津市达到领先水平。在ICU“高压氧气转接口”经他改进后,工作时间由过去10分钟缩短为30秒。
  
体外膜肺氧合(ECMO),是代表一个医院,甚至一个地区,一个国家危重症急救水平的一门技术,可对需要外来辅助呼吸的循环功能不全的重症患者进行有效的呼吸循环支持。ICU的医护人员都很明白,患者在做体外膜肺氧合时,如果氧合器出现报警意味着什么。有一次,燕朋波刚刚下班回家,正准备吃饭,突然急促的电话铃声响起。是值班护士小郭打来的电话,说ECMO氧合器报警,值班医生、护士都做了紧急处理,但效果还是不理想。
 

他顾不上吃饭,以最快速度回到科室后,经检修发现,是中心氧压、空气压力不平衡导致的报警。为了防止再次发生,他连夜对ECMO氧合器进行了改装,还不时打电话请教护士长,查询资料。功夫不负有心人。在ECMO氧合器前面加了两个压力调节阀,成功解决中心氧压、空气压力不平衡的导致的报警问题,并且使设备调至最佳状态。等设备维修好了,已经是深夜三点多了。经过多年的刻苦钻研和不断摸索,燕朋波先后获得国家发明专利14项,武警部队医疗成果三等奖3项,在核心期刊发表论文15篇,其中SCI论文3篇。
 
患者安危放心头
中心ICU病房里住的都是重症患者,家属的期望值很高,而且医院先进的仪器设备也都在中心ICU病房。因此,特殊的工作环境触动着他高度敏感的神经,病房里每一个异常的声音都会引起他高度的警惕。大燕的爱人以前也是ICU的一名护士,在爱人眼里,大燕每天不去科室转一圈,不看一遍自己管的设备,晚上睡觉都不踏实,尤其是周末这种感觉最为强烈。然而,为了兑现给女儿依依的诺言,大燕却和他热爱的科室爽约了。



2016年圣诞节那天,大燕陪3岁的女儿去河东万达广场看花灯。然而花灯刚刚开始,科室就打来了紧急电话……原来是急诊科马上要收治一个特别危重的患者,呼吸机开机后却急促的报警。那一刻,大燕凭着职业敏感性,断定肯定又是传感器出现故障。他非常清楚,这样的呼吸机是无法救治患者的。他和爱人简单交待几句,连忙打车回到医院检修呼吸机,及时更换传感器,进行呼吸机自检、定标。呼吸机维修好了,大家都纷纷为大燕点赞,大燕却沉默了。女儿依依在万达广场看不到爸爸,哭闹着要找爸爸,没有好好玩,失望的回家了。

其实,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都快成家常便饭了。这些也只有大燕的爱人体会最深。从相识到相恋,最后走进婚姻的殿堂,大燕亏欠这个家庭太多太多了。夫妻二人从事护理工作以来,一直坚守在临床一线,经历数不清的酸甜苦辣。由于经常加班加点,10年来从来没有过一个完整的节假日,无论刮风下雨他都会坚持到科室检看危重症患者抢救设备的完整性,就连爱人快要分娩了,他都来不及照顾。

或许是在“女儿国”里混久了,一米七五个头的大燕走起路来轻轻的,说话时总带着浅浅的微笑。没有洁白的小方帽,没有款款而至的脚步,但在某些场合,男护士的角色却不可替代。大燕说,面对血淋淋的场面,生命垂危的病人,护士要临危不乱,动作又快又稳,与女护士比起来,男护士的表现可能更出色。

不忘初心追梦行
大燕是大学毕业后主动选择做护士的。在附属医院实习结束后,就定科在呼吸与重症医学科,这一干就是10年。10年间,见证了科室从小到大的发展历程,他自己也从稚嫩的学徒成长为科室业务骨干,后勤学院优秀带教老师。岁月易逝,青春不再。1984年出生的大燕,今年已经33岁了。如今,医院大部分科室的护士,都是经过大燕言传身教,一步步胜任工作岗位的。提起大燕,同事们都纷纷点赞,在她们眼里,燕朋波就是科室的一张“名片”。

 

当说到这些令人羡慕嫉妒恨的优秀成绩时,大燕却娓娓道来他初选专业时的尴尬和烦恼。大学期间,班里面有52名学生,50名女生,刚进教室女生看见自己的时候,很惊讶的说了句:怎么会有男生?男生也学护理?当时大燕心里真的是五味杂陈,很尴尬,高中时梦想成为一名优秀的人民教师的他,越来越开始质疑自己报考志愿时的初衷。然而,在医学院呆了一个月,竟被医学的人文关怀和学术气氛所感染,再加上班主任那些肺腑之言,他决定弃文从医。更让他想不到的是,在医院实习期间,他就成了科室的“香饽饽”,同事的好帮手。
“燕老师,在血液,器械管理和科研方面都很出色,尤其是他在工作中一丝不苟、细致严谨的精神给我们留下深刻印象,是我们学习的好榜样”。同事郭俊玲、王国力深有感触的说。

 在燕朋波看来,不管是医生还是护士,不管是女护士还是男护士,工作就是事业,目的只有一个:服务好病人。人总是在不断成熟与成长,如果说昨天的自己还有些浮躁飘摇,那今天的自己则更加成熟稳健,更加明白自己的职责重担,作为一名男护士,他虽然也曾遗憾过,但不曾后悔;虽然道阻且长,但他不曾畏惧。ICU是他的阵地,随时接受战斗的洗礼,他已经准备好了。
10年里,也有不少男护士选择了离开。有人去从事医疗器械行业,有人干脆转了行。当初和大燕一起留在医院的11名护士,现在就剩下大燕和在手术室的同班同学苗芳芳了。“不管别人怎么评价我,我始终热爱我的护理事业,用爱心呵护每一位患者!”身为男护中的一员,大燕道出了自己的心声。